现在位置:首页 > 学习交流
教育要闻摘编 第11期(总第80期)
时间:2015-05-21 14:25:5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教育要闻摘编
 
 
第11期(总第80期)
 
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学校办公室                   2015年5月13日
  

 

本期导读
 
热点聚焦
高校掌门人的一次精神大餐
中国已成世界最大跨境教育资源国家
教育观点
“去行政化”不只是取消行政级别
大学人文教育的坚守与创新
实践探索
乡村教师与师范生的“角色穿越”
 
 
聚焦热点
北京高校100多位党委书记、校长专题学习研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精神——
高校掌门人的一次精神大餐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5年05月09日  03版)
  
“脱离中国实际,完全按照国外的标准,最好的结果也只是跟在别人身后亦步亦趋。”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旭说了这句话后,仍然意犹未尽,“习近平总书记点明要扎根中国大地办好中国的大学,一语道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过程中,部分高校发展理念南辕北辙的错误根源。”
这是日前陈旭在参加北京高校党委书记、校长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精神专题研讨班学员论坛上的一段发言。从3月上旬到4月中旬,60所在京高校的党委书记、校长分成3期,系统学习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和批示精神。
在第一期研讨班上,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作了开班动员,北京市委常委、教工委书记苟仲文则全程带班一同学习。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国家网信办副主任彭波,国家宗教局副局长陈宗荣,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李伟等作了专题报告。平时忙于工作的高校“掌门人”,真正享受了一次“精神大餐”。
扎根中国大地办好大学
“扎根中国大地办好大学”是研讨会上大多数学员的共识之一。
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学习苏联模式,到改革开放以来学习欧美模式,中国高等教育抓住一切机会向外界学习。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国已经拥有了全世界在学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并建立了推动高等教育发展的一套基本制度。
为什么在现在这个历史阶段,要重申“扎根中国大地办好大学”?“这是基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对高等教育发展的科学判断。”华北电力大学党委书记吴志功说,“扎根中国大地就是要立足中国的国情、中国的经验、中国的文化,总书记的论断指出了中国大学发展的动力源泉。”
“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哈佛、牛津,麻省理工,但会有第一个北大、清华、浙大、复旦。”中国戏曲学院院长巴图说,“中国特色正是对中国高校在发展中应形成的能够引领世界的民族性格、民族精神和民族特色的总概括,应当成为中国大学改革发展的自觉追求。”
书记、校长合力推动改革
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高校综合改革必须主动适应这一新形势,从“以量谋大”到“以质图强”,全面提升教育质量和办学水平。
在此次专题研讨班的组织设计中,北京市委教育工委打破书记、校长分别培训的惯例,将书记和校长混合编班共同研讨。苟仲文说:“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是高校的基本制度,推进高校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书记和校长必须形成工作合力,这对推动高校深化综合改革至关重要。”
这样的教学设计取得了预期效果。书记、校长们既注重把握改革的宏观思维,又紧紧与高校当前改革任务相联系,具体到大学章程、管理体制、学风校风等一系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过去,大学的发展追求规模,上专业、改校名、提规格,现在不能再这样了。”北京科技大学党委书记罗维东说。北科大正在探索将科研、教学的资源配置权从学校下放到学院,使学院真正成为教育教学的主体,而学校重点把握价值观、制度建设、文化建设等。
“管理体制僵化的现象、干部的天花板现象、教师的小富既安的思想以及学生的学习动力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现实。归结到一点,就是当前大学发展的动力何在?”北京交通大学校长宁滨说,“必须下决心通过体制机制改革释放发展活力。”
用任期制解决干部能上能下问题;制定激励政策支持35岁以下青年教师成长;优化学术委员会结构……一系列高校治理体系改革的具体措施在一次次班级讨论中被提及。
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
通过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与文化强国、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思想、美国大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教育、互联网与意识形态斗争等专题的学习,书记、校长们收获颇多。
“经过比较,我们的基本理论是科学的,我们的腰杆是硬的,完全应该坚定立场站出来,旗帜鲜明地开展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冯培说。
“多媒体等新的传播方式、慕课等新的教育模式,使传统管理方式应对乏力,促使大学要建立长效机制加强各级党组织建设,加强新领域新战场意识形态工作能力建设。”面对当前意识形态出现的新的表现形式和斗争形式,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姜沛民这样认为。
课上一壶开水一支笔,课下作息守时忙读书。两周的时间转瞬即逝,收获良多的学员们对这样的学习生活恋恋不舍。
在第一期研讨班结业仪式上,陈旭向全程带班的苟仲文建议:“两周的时间难安排,能不能安排一个周末?集中的学习难安排,能不能分成学习小组?希望能建立常态化的学习研讨机制”。
苟仲文回应:“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任重道远,这期学习只是一个开始,改革永远在路上,学习也永远在路上”。
  
 
中国已成世界最大跨境教育资源国家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5年05月13日  06 版)
 
日前在云南大学召开的由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主办的“跨境教育质量保障国际研讨会”上获悉,目前,中国有出国留学生46万人次,来华留学生36万人次,中外合作办学中就读的学生55万人次,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跨境教育资源的国家。
据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涉外办学处处长闫炳辰介绍,经过30多年教育的对外开放,中外办学、来华留学、出国留学已经成为中国跨境教育的“三驾马车”。其中,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已有2056个,其中涉及中国高校近600所,国外高校400多所,国家和地区33个,涉及在校的中国学生近55万人次。
此外,来华留学的办学主体也从政府变成高校自行开展。来华教育从单一的奖学金转为自费留学生为主,招生权也在下放。以2004年来华留学的数据显示,目前在华接受教育的外国学生有将近36万人次,涉及8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已经成为接收留学生的全球第三大国家。
更值得关注的是,2014年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赴国外学习的留学人次是45.98万,其中近两万多人是公派职务留学,其余一大部分是自费出国留学。“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国应该是世界最大的留学生输出国家。”闫炳辰说。
研讨会上,与会人员认为,学生最多不代表最强。从资源流动来看,中国更多的是学生出国留学;从资源引进来看,中国更多的是国外资源的引进。必须加强跨境教育质量保障建设工作,以此推动、规范中外合作办学的发展。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副秘书长宗瓦指出,中国已经是跨境教育的大国,跨境教育质量的保障要成为政府质量保障机构和各级各类办学机构的共同责任。
在此次研讨会上,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与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机构(QAA)签署了《中外跨境教育质量保障合作共识》,双方将通过分享信息,使质量保障机构和教育机构获得更多的关于中外跨境教育的信息;通过联合评审等方式提高质量保障工作效率;通过开展联合研究、举办研讨会、实地培训等,加强质量保障机构的能力建设。
 
教育观点
“去行政化”不只是取消行政级别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5年05月12日  02 版)
 
日前,教育部发布《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 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意见》包含5个部分、22条,明确提到要积极创造条件,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再次引发热议。
学校与机关不同,应该遵循办学规律,而不是像一个机关那样运转,因此才有“学校去行政化”的提法。学校行政化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学校与政府关系的“下级化”,政府与学校的关系异化为行政关系;二是学校内部管理的“官僚化”,不尊重教育教学规律,“官大一级压死人”;三是学校与社会关系的“级别化”,衡量一所学校的社会地位,不是靠学校的声誉,不是靠对学校专业性的评价,而是靠学校的行政级别。
但是,行政化与行政是有区别的。行政化的本质是层级化基础上的官僚化,依赖行政权力而产生;而行政是指社会组织在活动过程中所进行的各种组织、控制、协调、服务、监督等特定手段发生作用的活动的总称。因而,行政具有普遍性,而行政化是有了行政权才产生的。学校是一个没有行政权力的组织,因而需要“去行政化”;学校也是一个社会组织,在其活动过程中必然会发生行政现象。所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不可能取消学校行政。
取消学校行政级别,从厘清学校与政府关系的角度,确实是去行政化的措施之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学校就去行政化了。划清政府与学校各自的角色与责权,不实现政府对学校由传统的行政管理转变为提供服务,仍然实行全方位、全过程的管理方式,即使取消了学校的行政级别,行政化的问题可能依然存在。
一个组织内部是否滑向行政化,主要取决于这个组织的运营理念及决策模式。取消学校行政级别之后,如果学校的行政组织依然坚持官僚理念,依然坚持权力导向,依然是采取自上而下的决策模式,学校内部就依然可能是等级森严的“官本位”,依然可能陷在行政化的泥沼里不能自拔。
学校去行政化,不是要去掉行政机构,更不是要去掉学校的行政活动,而是尽量去掉妨碍教育进步的行政因素。任何高水平的组织,一定是建立在高效行政服务的基础上。在这个意义上,学校不仅不能去掉行政,反而应该围绕服务,强化学校的内部行政,如优化治理结构,科学界定行政职能,实现行政人员专业化、专门化,创新用人机制,激发机制活力,等等。
学校去行政化,也绝不是取消学校行政级别就可一蹴而就的。要打破路径依赖,在某种程度上,更需要外力的倒逼。就学校去行政化来说,这种倒逼力量主要来自来两个方面:一是社会专业中介机构的倒逼;二是法治的倒逼,需要《教育法》保障学校的办学自主权,通过立法程序赋予《学校章程》的法律效力,在划清政府与学校边界的同时,让学校内部的行政系统与行政人员对此产生敬畏。
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是教育发展的大势所趋,但不是不要学校的行政部门和行政活动,而是让行政更好地为教育、教学、学术服务,淡化学校的官僚色彩,真正让学校回归教学和学术本位。
 
大学人文教育的坚守与创新
来源:《光明日报》(2015年05月10日  07版)
 
大学人文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人文教育的边缘化却不容忽视。当今社会,大学人文教育要获得发展,除了教育政策必须做出有效的调整指引外,人文教育自身也要适应社会和高等教育的需要,在发展中坚守与创新,这是大学自身改革的现实需要,也是社会发展所赋予的历史使命。
坚守:中国传统文化价值的主体地位
何谓人文教育?人文教育是培养“人之为人”的教育。“人之为人”是指人能从生物状态中走出来,自觉主动追求社会意义的人生之“道”,亦即《大学》所说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短短16个字说明了人文教育的深度和广度。人文教育不是独立的,它是一个复杂的社会活动,与一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的过去、现在、未来紧密相连,其发展是多元的,而非单面的,在横向上受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影响,在纵向上需继承前人的文化成果。由此,人文教育是文化的传承创新,其发展历程需要一代代的积累、沉淀与历史坚守,不是靠金钱的堆积或从其他地方挖几个大师就可以一蹴而就;其发展路径不是优胜劣汰,而是因革损益,“因”是主体,“革”是手段。
在当前,我国人文教育首先应该教育大家如何做一个中国人,如何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闭关自守或故步自封,而是在学习他者文化时不能忘却自我。已得到确认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因,新的知识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文化思想是革,可为中国人文教育不断焕发生机提供动力。
人文教育发展从整体来看是不断吸收其他教育思想,在坚守的基础上向前创新发展的过程,但新的教育文化不能割断与传统教育思想的联系。人文教育的发展路径是曲线,而非直线,没有因革损益就没有人文教育的发展。当然,“因”和“革”是一体的,只有“革”没有“因”,“革”就是无源之水;只有“因”没有“革”,“因”就是固守僵化。
创新:大学人文教育内容的和而不同
人文教育没有具体参照标准,其教育理念千差万别,教育观点各有不同,教育内容非常庞杂。但无论哪一种人文教育都必须立足社会环境,面向传统、历史,又不能完全拘泥于自身,其要求是和而不同。
反对中国人文教育的故步自封。人文教育是民族文化的集中体现,是国家和民族精神的延续,同时也是社会发展、社会价值走向的引导者,需要对已有的知识文化不断反省、质疑、批判、创新。这些都需要教育界人士以全新的眼光和博大的胸怀广泛吸取其他国家的教育思想,通过不同观点的相互碰撞,激发前所未有的创新活力,这样才能对现有民族、国家的发展,甚至整个人类的思想、政治、文化的发展变革提供新的思维,生发想象力和创造力。
反对以西方人文教育为衡量标尺。人文教育需要借鉴创新,但人文教育的发展方向不能像科学教育那样以强势的“西方”为标准,不能西方高校学什么、怎么学,就完全照搬。“西方”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著名高校也各有特色,即使以欧美一所大学为标准,全盘照搬,所学的也只是表面而非精神内涵,“拿来主义”的教育内容只能出现“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尴尬局面。
由此,大学人文教育必须将整个学术系统看作一个整体,各科贯通,不能仅执一端,以偏概全。内容设置方面,既要有差异性,又要有和谐性,不拘泥于具体的学科及研究领域。只要是对人格塑造、人心反观、人类文明发展有所贡献,都要兼收并蓄、广泛吸取,为时代提供新的思想和理论基础。
引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化导向
当前是人们思想意识、价值取向、道德观念多元萌发的时期,大学人文教育必须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根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
大学人文教育应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精神指引,实现德才合一。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核心价值观,其实就是一种德,既是个人的德,也是一种大德,就是国家的德、社会的德,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反映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价值诉求,是中华民族文化自觉的结果。大学人文教育应当超越职业的目标,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精神指引,实现“德才合一”。“德才合一”的实现是一个循序渐进的长期过程,较低阶段是大学自身“学”与“术”的统一,需要注重全面的综合教育,平等对待人文学科与理工学科、基础学科与应用学科,实现人文价值与科学工具的统一;较高阶段是人性中的德识与才智的合一,个人在接受知识传授和职业训练的过程中,自觉提高其品格。只有德识与才智自觉合为一体,才能尽性成德。
大学人文教育应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知行合一。从主体范畴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代表的是一种先进的社会生产力,其价值系统对整个国家和社会理念起到潜移默化的正确引领作用;从时间长度来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的凝练与结晶,与整个社会、自然发展规律相一致;从空间宽度来说,中国的大学要立足于世界之林,必须具备自己的民族文化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唤起高校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强的保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分别从国家、社会、公民层面提出了价值要求。国家、社会、个人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个人的素质与修养直接影响了国家与社会的发展,个人的发展也离不开国家和社会的支持。大学是培养青年才俊的地方,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阵地,其使命之一是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青年人的学习和生活,增强青年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引导青年自觉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坚定践行者。
(作者单位:华南理工大学发展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
 
实践探索
乡村教师与师范生的“角色穿越”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5年05月13日  06 版)
 
一直习惯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批评做错事学生的王晓静变了,这个说话利索藏不住情绪的麻辣乡村老师,现在学会了在课后拉着小调皮的手,一对一地耐心开导了。
总以为当班主任是印象中分分钟就能搞定所有事儿的南京晓庄学院大三学生蒋言文,直到第一次与41名性格迥异的小学生面对面“过招”,才大呼长了见识,开了眼界。
王晓静的转变和蒋言文的经历都源于南京晓庄学院开展的“顶岗培训·置换研修”带来的成果。
为了践行陶行知老校长的乡村教育思想,提升乡村小学师资教育水平,加强在校师范生的实践素养,从2006年开始南京晓庄学院开展“顶岗实习·置换研修”项目,让教育学院大三师范生到乡村小学“顶岗实习”,独立承担教学管理任务;让乡村教师重回大学校园“置换研修”,学习领会教学新理念。
10年来,该项目从部分试点到全面推广,从学校自主开展到教育主管部门支持,从最初39名师范生试点参与到如今1404名师范生受益,702名乡村教师参与置换研修培训,涉及南京市8个涉农区的52所小学以及昆山市5所小学,为乡村教师的职后教育和在校师范生缺少实践基地开辟了一条新路径。
体会一线教师的酸甜苦辣
一个月的顶岗实习快结束了,临走前,蒋言文和搭档华璐瑶花了一晚上,给南京市江宁区湖熟中心小学五(5)班的41名学生每人写下了一段不带重样的掏心话。
自从今年参加了学校第11期的“顶岗实习”后,来到湖熟中心小学的蒋言文一直没闲着。除了做好语文老师的备课教学工作外,还要和搭档一起,前往她们学校参与“置换研修”的五(5)班班主任的工作。
现实中的41个“熊孩子”彻底颠覆了这名大三女生以往对班主任的一切美好想像。
每天早起赶公交车到学校考勤点名,体育大课间带班跑操,中午陪学生一起用餐,放学时仔细确保每一名坐校车的学生是否到位、有人接送的学生是否都被安全领回,还要随时处理调皮捣蛋同学之间的各种矛盾,绞尽脑汁回答“熊孩子”们天马行空的问题……
这些在书本里看得见摸不着的案例,如今都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蒋言文的世界里,“‘顶岗实习’让我尝到了作为一线教师的酸甜苦辣,这是书本里体会不到的宝贵经历!”
同样尝到“顶岗实习”百般滋味的还有小学数学专业的徐泽林和慕少俊。这个一胖一瘦、一个外向幽默一个腼腆内敛的搭档组合,让孩子们也感到新鲜极了。
为了能尽快掌握所带班的情况,俩人从班主任王晓静那里摸清了学生的底细:谁成绩优秀,谁成绩中等,谁喜欢课堂上看小人书,谁爱在课桌下摆弄小手,谁喜欢起哄插嘴,谁爱搞小圈子当老大……每一个孩子的特质都被俩人用红笔在名单里用各种标记备注的一清二楚。
上课时,他们根据难易程度让成绩中下的学生回答问题。答对了表扬,鼓励他们再接再厉;答错了也没关系,宽慰他们努力思考后再积极争取。
渐渐地,班里不爱举手发言的学生开始活跃了,成绩中下的学生也在逐步提高,之前不买他们账的孩子,开始喜欢围着他们问长问短了……
与蒋言文、徐泽林、慕少俊一样,参加南京晓庄学院第11期“顶岗培训·置换研修”的还有200多位小学教育专业的大三学生,他们在教师岗位上真刀实枪的履行着备课、上课、班级管理等一线教师的职责,为今后正式进入教师职业做着准备和预习。
如今已经是鼓楼区优秀青年教师的琅琊路小学语文教师丁元林参与了2008年的顶岗实习,回忆起那段经历,他说:“顶岗实习,顶的是一份责任,换的是一次提升,顶与换的融合是责任与追求的完美联姻!”
南京晓庄学院党委书记王国聘说:“师范生在经过3年的专业学习后,第一次深入真实而复杂的教育情境,体验教学活动,感受教学压力,检验专业素养,这是我校‘教学做合一’人才培养理念的充分体现。” 
一次实现再教育的梦想旅行
在乡村,一个老师的离开意味着一群孩子教育的缺失。离开岗位脱产学习是很多乡村教师难以实现的梦想。
南京晓庄学院的“置换研修”弥补了乡村教师脱产研修的矛盾,帮他们实现了一次再教育的梦想旅行。
为了不耽误乡村教师的教学工作,晓庄学院将“顶岗”与“研修”时间做了合理安排:由两名师范生顶岗一个参与研修的乡村老师。
第一周,由转换研修的老师手把手帮助“顶岗”的师范生熟悉学校、学生和教材,做好对接。中间两周,乡村老师到晓庄学院参加研修,师范生独自承担教学工作。顶岗期间,学院为每位实习生配备了指导教师,通过多种手段进行远程互动与指导。最后一周,乡村老师回到小学做好充分交接,确保不影响教学工作。
两周充实的研修培训让不少乡村老师转变了固有的教学思维,开始重新思考和定位自己的角色和职责。
一直不放心学生们能自主学习课本内容的数学老师王晓静,如今却喜欢让孩子们霸占讲台,任由他们滔滔不绝、各抒己见,自己只在一旁掌握关键点和节奏,适当引导和提醒。
10年来,702名乡村小学老师先后走进南京晓庄学院,“置换研修”让乡村老师们收获颇丰:听专家传授新颖的教育理念,与高校老师互动交流,到城市小学现场体会教学实践……
10年前参加第一批置换研修培训的郑雪峰还是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现在他已经是六合区规模最大的农村小学的校长。“置换研修点燃了我的教师梦,让我找到了一名乡村教师发展和成长的道路!”
创新服务基础教育发展
“相比于城里的教师,农村教师进修条件和读书、科研条件都比较差,传统的培训方式与农村教师的现状有距离,有一位农村教师对我说‘城市里的老师是蹲下来看孩子,我们是趴下来看孩子’。” 南京晓庄学院教师教育学院曹慧英院长动情地说,“与农村教师的相处让我们更加了解乡村教育面临的困境和现实需求,也能让我们对学生能力的培养更加有针对性,更加接地气。”
这个曾在开办初期带领老师分头拜访全市区县农村小学“求合作”的务实院长,也曾有过放弃的念头,“组织过程太辛苦,没有经费支持,没有具体的实践经验,让这项活动得不到关注。”
让她欣慰的是,随着第一期“顶岗实习·置换研修”的顺利开展,学校师范生的出色表现和参与置换的乡村老师的口口相传,让越来越多的农村小学校长主动找上门来“求收留”,教育主管部门也开始关注并给予经费支持。
“教育的质量取决于教师的质量,要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得到合格的、优质的教育,就得提升教师的专业素养。”南京晓庄学院院长许承明说,学校今后将对该项目进行进一步的完善和整合,为基层学校和教师推出更多精品教育资源。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湖北第二师范学院校长办公室版权所有 ©2011-2014